排行榜
| | 注册 |
播放记录

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都市激情 > 娱乐圈的提线木偶们1

2020-12-09 03:03:07


绿油油的草坪上,来宾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讨论著,靠海的那边,用鲜花点

缀的白色婚礼拱门分外漂亮,凉爽的海风吹来,让人分外惬意。

  " 祝贺你,汤米。" " 新婚快乐,克鲁斯先生。" " 真是让人羡慕啊,汤姆。

" 许多人聚集在新郎——好莱坞大名鼎鼎的汤姆·克鲁斯的麵前,不断的向他道

喜。

  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,虽然是第二次结婚,但依然举行得热热闹闹的,好莱

坞的名流们也来了一大半。

  他的第二任妻子叫妮可·基德曼,来自澳洲的漂亮小妞,一头红发很惹人眼,

身材修长高挑,尤其是一双大长腿,夹起来人肯定很爽。

  隻是,妮可·基德曼至少高了汤姆·克鲁斯2英寸,而且还是不穿高跟鞋的

情况下,两人站在一起可不那麽般配。

  可偏偏这两个人走到了一切,让许多对那个性感女人有意思的男人都不得不

偃旗息鼓,真是相当的可惜,不过……

  " 派特,妮可呢?" 在应付了许多人后,汤姆·克鲁斯来到豪宅的大厅�,

找到自己的经纪人派特·金丝莉问道。

  " 她大概还在化妆和试衣,怎麽了?" 金丝莉反问。

  " 在那个房间,我想去看看,仪式很快就要开始了。" 克鲁斯解释的说道。

  " 上2楼左转最后一个房间,别耽误太多时间,你今天是主角。" 金丝莉叮

嘱的说道,眼中闪过一丝怪异的神色。

  " 我知道我知道。" 克鲁斯不耐烦的说道,随即往楼上走去,完全没有注意

到这个。

  来到经纪人所说的房间外麵,整理了下衣服,伸手咚咚的敲响了门。

  " 谁在外麵?" 一个女声问道。

  克鲁斯一听就知道,是妮可那个澳洲闺蜜,名叫娜奥米·沃茨,金发碧眼,

娇小可爱,也很漂亮。

  " 是我,妮可在�麵吗?" 克鲁斯扬声说道。

  " 是汤姆!" " 见鬼,他来这�做什麽。" " 嘿,不许进来。" �麵顿时传

来各种声音,还有许多女人的声音,第一句话似乎是妮可说的。

  耸耸肩,汤姆·克鲁斯伸手去开门:" 我要进来了。" " 等一下,等一下!

" �麵传来惊叫。

  好吧,停顿了几秒锺,已经拧开把手的他才算走了进去,然后就吓了一跳。

  房间中放置著一个巨大的临时换衣间,他的新婚妻子妮可·基德曼,正缩在

拉起来的帘幕后麵,隻伸出脑袋,罩在头上的头纱乱糟糟的。

  " 发生……什麽事了吗,亲爱的?" 克鲁斯有些惊异的问道。

  " 不……没什麽,我隻是……在换衣服……" 妮可笑了下,有些艰难,眼神

也有些涣散,鼻尖还布满著汗珠,帘幕下麵不断起伏著,不知道在做什麽。

  " 换衣服?" 汤姆·克鲁斯疑惑的问,正要上前查看,两个女人的脑袋忽然

从两侧的帘幕伸了出来。

  " 偷看可不是绅士行为,汤姆。" 右边的是娜奥米·沃茨,她看起来很正常,

就是鼻尖布满了细密的汗珠。

  " 你不该来这�,汤姆,新娘子要等会儿才能也你见麵,现在你应该在外麵

招呼客人。" 左边的则是茱莉亚·罗伯茨,这一年来风头最劲的女演员,用一种

说不出来的,显得很怪异的兴奋语气说著。

  " 为什麽?" 克鲁斯的注意力一下就分散了。

  " 好了,汤姆,你的妻子现在在我们手上,没有我们同意,你休想和她接触。

" 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然后超模之一的辛迪·克劳馥,将脑袋贴著妮可的从�

麵伸了出来,她也很正常,就是时不时的要咬下嘴唇。

  " 我隻想知道你们在做什麽。" 克鲁斯耸耸肩。

  " 我们在为妮可做最后的准备,放心,她会在该出现的时候出现的。" 辛迪

·克劳馥这麽说著,凑过去在妮可的脸蛋上亲了一下。

  咯咯的笑声响了起来,几个女人都用一副调侃的戏弄的表情看著克鲁斯,直

到他举起双手:" 好吧,那我先出去了。" 然后他对自己的妻子眨了眨眼睛,露

出一个迷人的笑容,最终走了出去,但他并没有注意到,临时换衣间的帘幕,抖

动得更加厉害。

  咔哒一声门关上了,四个女人都没再说话或者再做动作,就那麽安静的抓著

帘幕,隻是眼神越来越涣散,脸蛋上带起莫名的笑容,而帘幕抖动得越来越快。

  两三分锺后,哗啦一声,临时换衣室的帘幕被打开了,四个女人一起呻吟著,

跪到在了地上,而后麵四个男人跟著跪在地上,抓著她们的腰肢,下本身不断撞

击著她们的臀部。

  毫无疑问,在汤姆·克鲁斯来之前,他的新婚妻子以及几个女性朋友,正在

换衣服的房间和男人玩著乱交。甚至就连他来了,他们也没停下,当妮可她们拉

著临时换衣间�探出头来和他说话的时候,身后的男人的鸡巴一直在干著她们的

肉屄。

  于是,克鲁斯一走,他们马上将她们按在地上,继续痛快的抽插起来。

  啪啪啪,啪啪啪,啪啪啪,四个男人激烈的干著四个女人,被掀起来的裙摆

下麵,粗大的鸡巴在放浪的蜜壶�飞快的进出著。

  " 啊啊……爽死了……啊啊……" " 肏我……肏我……" " 噢耶……噢耶

……好棒……好大……" " 进去……更深……更深……" 四个女明星爬在地上一

脸快乐的痴迷的表情,她们下流的浪叫著,大力摇摆著屁股,配合身后男人的抽

插。

  尤其是新娘妮可,她一身洁白的婚纱,还戴著长筒手套,给人一种圣洁的感

觉,但是偏偏又在做著淫荡的事情——她的婚纱裙摆后麵有著一条隐蔽的拉链,

拉开之后,裙摆就全部垂在了地上,浑圆的臀部毫无保留的露在外麵,没有穿内

裤,被抓著她腰肢的男人一下下的撞击著,肉棒每次抽插都会带出大量的淫水。

  再加上白色的丝袜和吊袜带,还有双白色的高跟鞋,和她脸蛋上的痴迷笑容,

强烈的对比让她显得无比淫荡,也让男人想要充分的玷污她、蹂躏她。

  所以,当第五个男人出来将门锁上后,当即到她的麵前单膝跪下,挺起自己

露在外麵的,沾满了不知名液体的坚挺鸡巴,噗嗤一下的塞进了她的嘴巴。

  " 咕……咕……" 新娘发出艰难的声音,口水横流,眼睛都被塞得翻了起来。

  男人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,噗嗤噗嗤的在她的嘴巴�抽插起来,每次都

将鸡巴插进她的喉咙深处,每次都将两个卵子打在她的下巴上。

  " 你们这些家伙,让你们关门再干她们,就是不听,要是有人闯进来,多馀

的事情都出来了。" 他一边干著妮可·基德曼的嘴巴,一边训斥著其他男人。

  " 不好意思啊,老板,憋不住了。" 在背后啪啪撞著新娘屁股的那个家伙嘿

嘿笑道," 之前汤姆·克鲁斯进来的时候,埃�克干著这婊子,干得那麽痛快,

真是羡慕死了。" " 看你那著急的模样,阿尔伯特,等两分锺,等我射了再上不

行吗?" 旁边的埃�克当即舔著嘴角说道。

  他正爬在已经被他翻过来的娜奥米·沃茨身上猛干著,隻有1米6多一点的

娜奥米,相对有1米8的埃�克,显得特别娇小。而埃�克又将她的两条腿抗在

肩膀下,一下下的往�麵插著,看上去就像在蹂躏一样,非常有快感。

  " 如果汤姆·克鲁斯还在的话,我可以等,现在嘛,我隻想在婚礼前多干几

次这个要结婚的婊子。" 那个叫阿尔伯特的家伙将肉棒再次深深插入妮可的蜜壶

中,撞在她浑圆的屁股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。

  " 要说的话,这婊子最爽的地方,还是她的嘴巴。" 在妮可的嘴巴�抽插的

老板这时笑道,捏著女人的脸颊,将鸡巴插得更深了。

  妮可的喉咙不断挤压著那根硕大的肉棒,酥麻的感觉让老板满意的吸著凉气,

而即使被噎得翻白眼的,她依然竭力用自己的舌头拨弄他的鸡巴,这种凌虐的快

感太爽了。

  嗤的一声,老板将肉棒从新娘的喉咙�完全的抽了出来,妮可当即连声咳嗽,

上半身几乎要爬在地上了。

  " 婊子,我的鸡巴好吃吗?" 老板笑著用甩了甩鸡巴,最后放在她漂亮的脸

蛋上磨蹭了起来。

  " 好……吃,老板的鸡巴……好吃……" 妮可·基德曼�起头来,露出一个

淫荡的媚笑,她的头纱虽乱,却还带在头上,让她显得分外淫荡。

  " 老……老板,我也想吃……你的鸡巴!" 另一边被另一个男人按在地上干

得哦哦直叫的茱莉亚·罗伯茨,这时喘息的抢著说道。

  " 行了,你这荡妇,今天可是新娘的大日子,我们隻给她吃,对吗?" 老板

最后这句问的是爬在麵前的妮可·基德曼,鸡巴持续在她脸蛋上磨蹭著。

  " 是的,老板," 缓过劲来的妮可扬起脸蛋露出迷醉的笑容," 再……再让

我嚐嚐吧……好想吃……好想你的……浓浓的……精液……啊啊……" 随著她这

番淫荡话语,后麵的埃�克忍不住连撞了几下,爽得呲牙咧嘴的。

  " 想射就射吧,这婊子可是巴不得你在她的子宫�多射几次,给她老公戴几

顶绿油油的大帽子。" 老板哈哈笑道,伸手�著妮可的下巴,就像在看一件玩物。

  " 是啊是啊," 新娘欢快的点著头," 老板再多射几次吧……把我的肚子搞

大……啊啊……" " 你还真是不要脸呢,妮可。" 老板故意哼著说道," 在婚礼

之前就乱搞,在婚礼快开始了还乱搞,让人射了一身,你就不怕汤姆·克鲁斯发

现吗?" 他一边说著一边往临时更衣室�麵看了眼,虽然干了不少,但地上的水

渍还是有很多,而且还混合了不少白色的浑浊液体。

  在这之前,他们几个男人就已经将这四个女人轮番奸淫了数次,淫水流了一

地,如果不是已经走了两三个,而且走之前稍微清理了下环境,还喷了些空气清

新剂,说不定汤姆·克鲁斯刚才进来已经发现问题了。

  不仅如此,他们将大部分精液都射在了妮可·基德曼的肉穴当中,少部分射

在她的嘴巴�,让她吃了下去。其他三个女人,娜奥米、茱莉亚和辛迪,基本上

没分到多少,虽然都很不甘心,但也无可奈何,谁让妮可是新娘子,是今天的女

主角。

  " 我是……我是……老板的性奴……老板让我做什麽……我就做什麽……"

妮可喘息的说道,然后伸出舌头勾著在自己脸蛋上蹭来蹭去的肉棒,一副亟不可

待的模样。

  " 好吧,下贱的婊子,满足你。" 老板哈哈一笑,当即将肉棒重新塞进她的

嘴巴�,再次在那温暖的口腔�抽插起来。

  而之前求著鸡巴吃的茱莉亚,也被干著自己的男人倒了过来,仰麵躺在他的

胯下,任凭他的鸡巴在自己嘴巴�抽插。她虽然也被噎得翻著眼睛,但一隻手还

  妮可·基德曼就没法这麽做了,爬在地上被两个男人前后夹击,让她隻能辛

苦的应对。饶是如此,无论是挤压的喉头壁还是阴道壁,都让两个男人非常的爽,

啪啪啪和滋滋滋的声音就没停过。

  终于,后麵的埃�克在狠狠撞了一击后,抓著新娘的腰肢,死死抵在她的屁

股上,一边哦哦的叫著,一边持续不断的抖动身体。

  而随著他将自己的精液倾洒在那美妙的肉穴之中,妮可·基德曼也跟著抖了

起来,眼睛不断翻动,已经被干到了高潮。

  同时,她的喉咙也更加剧烈的痉挛起来,酥麻的感觉一波波从鸡巴上传来,

老板忍受了几秒锺,终于还是放了开来,抖动著屁股将自己的精液充分的射在她

的喉咙深处,射得她咕咕作响。

  滋的一下,老板喘息著将自己的肉棒从新娘子的嘴巴�拔了出来,然后呕的

一声,妮可将未能吞下去的精液,和著唾液、口水吐了出来,在地上吐了一大滩。

跟著整个上半身都瘫在了地上,隻有屁股还高高翘著,一片狼藉的阴户在埃�克

抽走肉棒后,肉缝不断往外滴著精液。

  同时,其他三个女人也依次被干到了高潮,被整个儿折过来,双腿架在阿尔

伯特身上的娜奥米最凄惨,阿尔伯特每次撞击都重重压在她身上,鸡巴更是次次

撞在花心上,以至于她全身痉挛的时候,脑袋竭力往后仰著,眼睛翻得都快翻出

来了,估计阿尔伯特的鸡巴已经挤进她的子宫�了。

  当阿尔伯特将鸡巴抽出来后,她软在地上几乎昏死过去,事实上,如果不是

胸口还微微有所起伏,恐怕真的会以为被干死了。

  茱莉亚要好一点,但也隻是好一点,她虽然没有被那样摧残,但是玩弄著她

的那个男人,恨不得将自己的卵子也塞进她的嘴巴�,让她窒息得差点昏过去。

  换句话说,她算是在玩性窒息的时候高潮的,而且高潮得相当厉害,和娜奥

米一样,完了之后半昏厥的躺在地上。不过从昏厥之后,她嘴角露出的奇异笑容

可以看出,她很喜欢玩性窒息。

  最舒服的还是辛迪·克劳馥,除了最开始爬在地上,被身后的男人用后入式

干了几分锺,很快侧身躺在地上,一条腿高高�起搭在男人的肩膀上,裙摆倒卷

到腰肢上,内裤拨开,任凭对方粗壮的鸡巴在自己的肉穴�进出。

  所以,她高潮的时候特别畅快,整个人痉挛得好像上了岸的鱼,快活得扭动

了许久才软在地上。

  不过肏弄她们的三个男人都没有射精,再将她们干得欲死欲仙之后,纷纷挺

著湿淋淋的肉棒来到了妮可·基德曼的麵前。

  此时的新娘子,在稍微恢複了下后,正爬在地上舔舐著之前吐出来的唾液、

精液的混合物,而且一脸的痴迷,仿佛非常好吃。

  但那三个男人可没时间等她吃完,肏弄娜奥米的阿尔伯特上前一把抓住妮可

的头发,将她的脑袋提了起来。

  还没将鸡巴塞进她的嘴巴�,另一个男人已经从后麵将她的抱了起来,然后

坐在地上,托起她的屁股,将自己的肉棒对准还很紧密的屁眼儿顶了上去。

  " 哦哦!" 新娘子打了个寒颤,却嘶嘶的吸著气,反手掰开自己的雪白的臀

部,让自己的菊花活动了起来。

  " 小婊子!" 下麵的男人骂了一声,腾出一隻手,挖著她肉缝�还流淌著的

淫水、精液混合物,到屁眼儿上麵滋润了下,随即挺身将肉棒送了起来。

  " 哦哦哦,哦哦哦!" 新娘子叫得更加大声,直到那根肉棒连根没入。

  然后,肏著辛迪的那个男人走到她麵前,跪下之后直接将鸡巴插进她的肉穴

之中,噗嗤一下,也是连根没入。

  " yes!yes!" 妮可·基德曼叫得更加大声,充满渴望的笑容越发的

淫荡。

  " 好了,该我了!" 阿尔伯特这时叫道,然后趁著玩著她屁眼的那个男人躺

下,急急忙忙将她的脖子往后掰去,再将肉棒捅进她的嘴巴。

  他捅得非常深,龟头直接插进喉咙�不说,两隻卵子也直接打在了她的鼻子

上麵。

  " 呜呜呜!" 还包裹著婚纱的新娘子叫了起来,似乎一次被三根鸡巴肏弄有

些痛苦,但这无济于事,三个男人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,当即开始滋滋的抽

插起来。

  总算他们之前在其他三个女人身上已经干得差不多了,鸡巴都很敏感,十多

下的抽插后,躺在下麵干著新娘的男人率先急促的呼吸起来,将屁眼撑成圆形的

肉棒猛的全塞了进去。

  有他带头,干著肉穴的那个也跟著抖动了起来,已经蓄满的精液,没有阻碍

的射在了妮可·基德曼的肉穴和直肠当中。

  被这麽一烫,新娘子的身体当即开始痉挛,喉头更是强烈挤压著塞进来的异

物。

  感受著这刺激,阿尔伯特当即啊啊叫著,也打开了精关,打在妮可鼻子上子

孙袋随即抖了起来,她的喉咙也明显的开始起伏。

  " 嗯嗯嗯!" 新娘子挣扎了起来,尽管阿尔伯特的下体挡在她的头部上方,

依然可以看到她翻起的白眼。

  但阿尔伯特没有丝毫要拔出来的意思,嘶嘶的吸著气,将鸡巴死死塞在她的

嘴�,直到她双腿乱蹬,身体抽搐不已。

  滋的一下,沾满口水的大鸡巴终于从新娘子的嘴巴�抽了出来,然后伴随著

阿尔伯特的抽气声,还在空中不断抖动,一股股的精液还从马眼中喷出,落在新

娘子的脸蛋上、头发上。

  而妮可·基德曼这时却从身下的男人翻滚到地上,托著长长的婚纱和裙子,

在地上不断的抽搐,浓浓的精液不断从她的嘴巴和鼻子�呕出,仿佛快要断气的

鱼。

  如此片刻,她才停了下来,不过还是瘫软在地上,身上、脸蛋上、头发上,

到处都是精液,眼神一片涣散,就好像被玩坏了的破布娃娃。

  " 怎麽?她还能再干一轮吗?不能就算了。" 老板这时走过来问道,他的鸡

巴已经被恢複过来的茱莉亚·罗伯茨舔弄干淨,并高高的举著。

  " 看样子,她被玩得很惨,还是算了吧,要留时间给她收拾,婚礼要开始了。

" 同样如此埃�克走过来,看了看后这麽说道。

  " 不要……" 一副气息奄奄模样爬在地上的妮可·基德曼忽然出声叫了句,

跟著勉强支起身体,漂亮的脸蛋上挂著一条条的精液,秀发和麵纱上麵也是星星

点点,分外淫靡。

  " 老……老板,我还可以……" 她用有些沙哑的嗓子说道,跪在地上挺起上

半身,被精液糊住的眼睛勉强睁开,看著他们胯下挺立的鸡巴,目光�充斥著情

欲和渴望,就像一头饥渴的母狗。

  " 哈,看起来我们这条母狗还有些战斗力。" 老板当即笑了声,然后走到她

麵前," 那就来吧,你这淫荡的婊子。" 话音刚落,妮可·基德曼就抓住他的鸡

巴的根部,一口叼入嘴中,亟不可待的吞吃起来,那是相当的狂野。

  滋滋的声音不断响著,真不愧是一头发情的母狗,再加上即使蹂躏得很厉害,

也依然显得完整的婚纱,以及带著白色长筒手套的手,在握住根部套弄时有种别

样的快感,让老板很是爽快。

  " 好吧,我们再来最后一轮。" 他舔著嘴角说道,然后埃�克和另外一个之

前射过精,再被另一个女人舔干淨并舔起来的男人走了过来。

  新娘子当即抓住其中一根鸡巴开始上下套弄,然后依次舔弄吞吃,同样吃得

滋滋作响。而刚刚射精的阿尔伯特和其他两个男人,则休息了几分锺,同样让茱

莉亚、娜奥米、辛迪三个将湿漉漉的鸡巴舔弄干淨再舔得勃起后,也走了过来。

  六个男人就这麽将穿著婚纱的妮可·基德曼围在中央,挺著六个巨大的鸡巴,

任凭她轮流为套弄、舔弄和吮吸。

  " 嗯嗯嗯。" 新娘子摇头晃脑的为他们口交著,尽管几分锺之前才被他们轮

流肏过,还射了一肚子的精液。

  不过话又说回来,在这之前她就已经不知道被他们轮流肏了多少回,被内射

了多少次,吃了多少精液,现在的场麵不过是小意思。

  除此之外,休息好的茱莉亚、娜奥米、辛迪,这时纷纷爬了起来,跪在地上

用膝盖跪走到男人们的身后,从后麵将他们的长裤脱了下来,再掰开他们的屁股,

伸出舌尖在那褐色的皱褶上轻轻舔弄起来。

  顿时,吸气声此起彼伏,原本还淡定的男人们,在她们的舌尖攻击之下,很

快有些摇摇欲坠。尤其是当舌头深入其中勾动时,来自前列腺的快感真是无法抵

御,再加上妮可的卖力配合,一次次的吞到喉咙。

  终于,埃�克哦哦叫著率先缴械,抓著鸡巴套弄几下,白色的液体喷洒而出,

一条一条的强劲的喷在空中,然后落在了新娘子的脸上和身上。

  有了他带头,其他男人,包括老板在内,都纷纷射了出来,一时间,精液在

这狭小的空间�到处飞舞。妮可·基德曼则双手捧在下巴下麵,张开嘴巴眯起眼

睛,在欢悦的表情中,尽情承受著他们的喷洒。

  噗嗤噗嗤,噗嗤噗嗤,男人们甩著鸡巴,终于将积攒的精液全部喷了出来,

新娘子那张本来就已经花掉的脸蛋,顿时再次涂上了一层白霜,几乎全部都被遮

住了。

  当然,精液也没有全打在脸蛋上,精致的锁骨、纤细的脖子、秀美的头发还

有洁白的婚纱,全部都没有落下,一时间,她仿佛洗了个精液澡似的,淫靡的氛

围在房间�到处弥漫。

  但这并没有完全结束,在甩了甩软下来的鸡巴后,男人们并没有第一时间做

清洁处理,而是接过其他三个女人递过来的水杯一饮而尽。

  酝酿了几分锺,他们全部将鸡巴扶起来,马眼对准了跪坐在地上的,穿著婚

纱一身精液的新娘子妮可·基德曼。

  然后,随著滴滴答答的声音,尿液先是慢慢涌出,还顺著肉茎淌了几滴,但

马上飙射出来,落到妮可的身上。六根尿柱就这麽在新娘子的身上扫来扫去,还

有几根特意往她闭著眼睛的脸蛋上扫著,隻是几秒锺就将她的婚纱打湿,并将她

几乎盖满了粘稠精液的脸蛋也衝得花�胡哨的。

  终于,随著他们甩动自己的鸡巴,尿液全部放干淨了,而跪坐在地上的妮可

·基德曼,一张漂亮的脸蛋犹如鬼画桃符,全身都是混合了精液的尿液,被泡湿

的婚纱贴在肌肤上,让她显得分外下贱。偏偏又带著满足的笑容,仿佛非常的快

乐,完全就是个娼妇。

  而茱莉亚她们三个,这时拿起相机,在旁边咔嚓咔嚓的拍著照片,从各个角

度将她这幅下贱的荡妇模样拍摄下来。

  如果汤姆·克鲁斯发现即将和自己走进新婚殿堂的妻子,早已经被人玩成了

母狗一般的肉便器,不知道会做何感想。

——

  " 现在,你可以吻你的新娘了。" 随著神父的话,克鲁斯笑盈盈的握住了妻

子的手。

  婚礼很顺利,没有出任何差错,当妮可·基德曼和父亲一起出现在红地毯上,

穿著洁白婚纱手捧花束,圣洁又美得不可方物的新娘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 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,她的脸蛋总是经常性的闪过一丝莫名的红晕,走起路来

也有些扭捏。现在凑近了看,她的目光总是在没有焦距的游弋,脸蛋上挂著傻笑,

鼻尖也总是布满细密的汗珠,仿佛……仿佛带著一种随时想要求欢的感觉。

  麵带笑容的克鲁斯在心�皱了皱眉头,尤其是吻住她的时候,嘴巴�的味道

很奇怪,而且好像还听到什麽嗡嗡嗡的声音。不过掌声很快响了起来,加上他心

中不自觉的生出一股迷糊,也就没有再想下去,挽著妻子的胳膊从旁边走了下去。

  如果他这个时候回过头仔细看的话,就会发现,自己妻子所走过的地方,都

会留下一滩水渍。如果他再掀起婚纱的裙子的话,就会发现,自己妻子根本没穿

内裤,蜜壶和菊蕾�各自塞著一颗红色的跳蛋,而跳蛋的红色细线一起连接到一

个小盒子上麵,小盒子则不知道用什麽的东西贴在她的大腿内侧。

  而随著跳蛋那嗡嗡嗡的声音,淫水一波波的顺著他妻子的大腿往下流著,不

仅让她那白色蕾丝丝袜的内侧湿了一大片,还滴滴答答的不断往地上落著。

  当然了,汤姆·克鲁斯不可能觉察到这个,所以他隻是微笑著对来宾挥著手,

挽著脸蛋绯红有些茫然的新婚妻子离开了宣誓地点,来到了招待宾客的地方。

  然后,在和双方父母以及亲朋好友拍了许多照片后,克鲁斯让妮可去将婚纱

换下来。

  " 动作快点,亲爱的,但耽误太久。" 他这麽说的,然后皱起了眉头,因为

麵前的妮可实在太奇怪了。

  " 没……没问题。" 新娘子这麽说道,她的目光变得分外茫然,笑容也有些

痴痴的,额头和鼻梁上全是汗水,仿佛……仿佛随时可能会高潮。

  " 妮可?" 克鲁斯惊疑的看著自己的新婚妻子,正要说话,一隻手拍在了他

的肩膀上。

  " 祝贺你,汤姆。" 一个声音传进了耳朵。

  " 谢谢,你是……" 汤姆·克鲁斯随即转过头来,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。

  " 克拉克,克拉克·威尔森," 对方笑眯眯的说道," 华纳的后勤副主管。

" 克鲁斯露出恍然的神色,随即和他握了握手:" 感谢你来参加我的婚礼,威尔

森先生。" 然后对自己的妻子招了招手:" 妮可,这是威尔森先生。" " 你好,

威尔森先生。" 妮可·基德曼的目光更加恍惚,痴痴笑著,目光集中在他的裤裆

上,仿佛随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蹲下来,扒掉他的裤子,吃他的鸡巴。

  " 你好,克鲁斯夫人。" 克拉克意味深长的说道,然后伸手从口袋�掏出一

个椭圆形的小东西来,将上麵的一个按钮推到顶端。

  妮可当即尖叫了声,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,隻是几秒锺,身体就一下软在了

克鲁斯身上,然后开始连续抽搐起来,脸蛋也变得绯红无比,看上去就像是高潮

了。

  " 怎……怎麽回事?" 克鲁斯慌忙扶住了妮可," 你对她做了什麽?!" "

别担心,隻是将跳蛋的频率推到了最高,你妻子很喜欢。" 克拉克嘿嘿笑著,伸

手搭在了克鲁斯的肩膀上。

  " 是这样吗?" 克鲁斯露出个恍然的神色,仿佛对方说的都是一些好听的话,

也仿佛自己的妻子身上什麽事都没发生,甚至连四周的人都没觉察到什麽。

  " 去换衣服吧。" 他这麽对妮可说了句,然后继续和克拉克热络的聊了起来。

  满脸红晕妮可·基德曼用幽怨的目光看了老板一眼,摇摇晃晃的往不远处的

房子走去,她每走一步都在痉挛,都仿佛会倒在地上,在高潮中抽搐不已,裸露

在外的肌肤的玫瑰色越发的不正常。

  但她还是走进了房间,而且一路上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,也没人过来和她打

招呼。等进了一间略显空荡的房子后,披著婚纱的新娘子,当即腿一软的趴在地

上,屁股高高翘起并疯狂的摇摆起来。

  " 啊啊啊!啊啊啊!" 妮可·基德曼羞耻的爬在地上尖叫著,带著快活的淫

荡的笑容,贴在屁股那一块的婚纱裙摆顿时颜色变深了许多,而且还不断扩大,

她再一次在跳蛋的作用下高潮了。

  " 看看,我就说嘛,这个淫荡的婊子肯定在这�。"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新娘子喘息著回过头来,一张胖脸随即出现在眼眶之中,她不认识这个刚刚

进来的,用色眯眯的目光打量自己的胖男人,但她知道,他是她的服务对象。

  所以妮可·基德曼很快支起身体站了起来,一隻脚踩到旁边的椅子上,背对

胖男人捞起裙摆,露出下麵还塞著两枚嗡嗡嗡作响的跳蛋,并还在往外麵流淌著

淫水的肉穴和屁眼,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:" 请……请用吧。" " 还真是淫荡,

" 一直饶有兴趣的看著她动作,却始终没有半点帮忙念头的胖男人,这时舔了舔

嘴唇," 在婚礼上肏新娘,还是大名鼎鼎的汤姆·克鲁斯的老婆妮可·基德曼,

老板的福利还是真是不错呢。" 他一边说著一边解开的裤腰带,掏出已经硬邦邦

的鸡巴,将两颗跳蛋从新娘子的肉穴和屁眼中拔出来扔到旁边。拔出的瞬间,妮

可哦哦的连叫了起身,身体也打了几个颤,爽得不能自已。

  不等她爽完,噗嗤一声,胖子就将自己挺起的鸡巴,插进了她泛滥的肉穴之

中。

  " 哦哦!" 随著妮可淫荡的尖叫,胖子也嘶嘶的叫了起来。

  " 你的肉穴还真是紧呢,妮可,你这婊子被那麽多少人干过,居然还这麽紧。

" 胖子从后麵抓著她的乳房揉捏起来。

  " 当……当然……要不然……怎麽伺候……伺候你们?" 妮可转过头,那淫

荡的笑容仿佛在渴求更多。

  胖子当即吻住她的嘴巴,将舌头粗暴的伸进她的嘴�拨弄起来,新娘子也毫

不在意的回应起来,上麵下麵都在滋滋作响。

  " 好家伙,都已经开始了。" 又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,一个高高瘦瘦的家伙

走了进来。

  他绕了过去,走到妮可·基德曼的麵前,将本来不多婚纱裙摆掀开,掀到一

边,然后掏出自己的鸡巴套弄几下,噌到了正在被胖子的鸡巴抽插著的肉穴上的

阴蒂。

  " 见鬼,我在肏她的肉屄!" 胖子叫了起来。

  " 一起来就是了。" 瘦子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  " 是……是啊……一起来嘛……又不是没有……一个洞被两人干……" 呻吟

著的新娘子一脸痴态的说道。

  " 该死的婊子!" 胖子也没再反对,于是瘦子当即挺起自己的鸡巴,挤进来

已经塞了一根鸡巴的肉穴当中。

  " 哦哦哦,哦哦哦!" 妮可兴奋的叫了起来,但马上又被堵住了,这次换瘦

子占据她的嘴巴了。

  于是,三个人就这麽肏弄起来,妮可·基德曼来回的在两人之间吻来舔去,

�起的一条腿下麵,被二人同穴的抽插不断。

  如此干了十多分锺,才在胖子和瘦子的射精之中,告一段落。尽管彼此鸡巴

一起摩擦有些尴尬,但新娘子的肉穴实在太爽了,尤其是射精之后,精液顺著他

们的鸡巴溢出来,那种感觉无法形容。

  更何况,他们刚完事,外麵又有人进来,排著队的要在这间房内肏新娘子,

还有两个人一起干她的屁眼,所有有些尴尬也无所谓。

  而就在妮可·基德曼继续穿著婚纱,在房间�淫乱时,老板克拉克·威尔森

却要离开了。

  " 就算出了问题,也不用这麽紧张吧?我还等著晚上当著克鲁斯的麵玩他老

婆呢。" 从克鲁斯家中出来的克拉克,坐上汽车后,拿出一个1990年科技水

平绝对达不到的全息图手机,看著上麵的" 发现意外重生者,所有管理员速归"

的信息,自言自语了一句。

  虽然如此,他还是收起手机发动引擎,将车子驶上了街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  驱车来到马�布的目的地时并不晚,将车子驶进一栋建造在海边悬崖上的豪

宅后,克拉克下车,交给出来迎接的侍者,直接穿过无人的客厅来到书房,他走

进了�麵的小间,然后在一麵穿衣镜前站好。

  很快,镜子后麵闪过蓝色的光芒,做了一个全身扫描,跟著身后轰隆一声响,

牆壁打开露出极具科幻感的电梯。

  克拉克走了进去,按下了唯一一个按钮,电梯随即往下沉去。

  几分锺后,电梯门打开了,后麵是更加科幻的场景,许多人在充满蓝色的光

线的通道,拿著1990年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全息随身电脑走来走去,就像科幻

电影一般,而且还是20年后的科幻电影。

  克拉克顺著右侧通道往�麵走去,一路上和人打著招呼,穿过这些蓝色光线

的通道,他来到了类似中转站的地方。先去了数据中心看了看,又去监控室看了

看,再去了休息室。

  休息室空荡荡的,透过各个玻璃可以看到,那些健身的玩耍的房间也没几个

人在玩,不过最后的厕所倒是啪啪声不断。

  那可不是普通的厕所,房间不大,没有大便池,中间竖著牆壁,两边各放著

八个立式小便池,而每个小便池都嵌著一个女人。她们上半身在这边,双手支撑

  尽管穿著衣服,但肉穴、屁眼、乳房都露在外麵,嵌在靠门口的第一个小便

池的,是大名鼎鼎的,去年才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朱迪·福斯特。

  这个凭借《出租车司机》的雏妓角色成名的,还被人迷恋到为之枪杀总统的

女明星,此刻嵌在两个小便池之间的牆壁中,然后一个男人抓住她的腰肢,不断

啪啪的撞击她的屁股,让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屁眼中进出。

  朱迪·福斯特隻能发出嗯嗯的啊啊的声音,眼中一片茫然的神色,痴痴呆呆

的,仿佛已经被玩坏了。

  而她旁边的两个小便池之间,嵌著的是以情色电影著称的金·贝辛格,一头

金发,长得很漂亮,同样双眼无神。虽然没有男人干她,但湿漉漉的肉穴�不断

有精液往外溢著,落到便池当中。

  第三个是则是大名鼎鼎的法国玫瑰苏菲·玛索,此时此刻,她正被两个男人

前后夹击,一个在那边干著她的肉穴,一个在这边捏著她的脸蛋,干著她的嘴巴。

随著他们来回的抽插,这位法国美女不断翻著眼睛,似乎随时会被噎死,但抽插

著嘴巴的那个男人没有任何要停下的意思,还哦哦的叫著。

  第四个、第五个是来自日本的工藤静香和酒井法子,是80年代末90年代

初的当红偶像,她们目前没人光顾,但都带著日本女人特有的痴笑,而且全身上

下都被射满的精液,脸蛋上、乳房上、屁股上,穿著丝袜的腿上,仿佛洗了个精

液澡。

  第六个则来自香港,著名的高尔夫球女郎关之琳,她此刻也被两个人前后夹

击。后麵的啪啪抽插不已,同样干著她的屁眼,前麵虽然没有像玩苏菲·玛索那

样玩深喉,却时不时将鸡巴放在她的脸蛋上拍打。

  啊啊叫著的关之琳也是一副痴笑模样,不仅在抽插著颤抖著身体,还经常张

嘴跟著麵前的鸡巴移动脑袋,想要吃到嘴巴�。

  第七个则是台湾的戈伟如,这个女人名气一般,但在《家有仙妻》当中很漂

亮,此刻虽然没有人光顾,但痴呆的脸蛋上全是精液,显然大家都觉得她的脸蛋

的确漂亮,所以都选择射在上麵。

  而最后一个,是大陆的巩俐,虽然在国际上一举成名还要等到92年去了,

但这个时候在国内已经是当红明星,除了穿著土气一点,其他方麵都还好,而且

这边工作的人都喜欢她这种很有肉感的女人。

  这不,厕所那边的门被打开了,一个亚裔男人走了进来,径直来到巩俐的麵

前,掏出软哒哒的鸡巴,对准那张漂亮的脸蛋,痛快的放出尿液。

  滴滴答答,浑浊的尿液当头浇下,痴痴呆呆的巩俐最开始摇晃著脑袋,喘息

著想要躲闪,但很快露出扭曲的笑容,张口迎接起来,而亚洲人也将剩下的尿液

往她嘴巴�送去。

  咳咳的声音响了起来,巩俐被那急促的尿水呛住了,摇著脑袋连声咳嗽,但

那亚洲人丝毫没有怜惜的意思,就当她们真是可以随意放尿的肉便器。

  好吧,这厕所有时候的确可以当厕所,不过仅限于小便。

  " 先生。" 在克拉克出现在门口时,有人这麽打招呼。

  " 我就看看,你们玩好了。" 在干著苏菲·玛索嘴巴的那个人,用目光询问

是否需要让位时,克拉克摆了摆手。

  作为这个基地最有权限的几个人之一,他有权要求别人做任何事,不过现在

不是做这个的时候,尽管他很喜欢肏苏菲·玛索。

  就是乳晕太难看了。扫视了厕所一次后,退出去的克拉克这麽想著。他隻是

来看看今天的肉便器有哪些,这是他的职责,至于玩,这些女明星他想什麽时候

玩就什麽时候玩,想怎麽玩就怎麽玩,就像克鲁斯的老婆那样,完全没必要在这

个时候这个地点玩。

  当然,在这�玩其实也很有趣,当这些女明星被送出去的时候,都不会记得

发生过什麽,所以当她们再次被送来依然会很震惊,然后在挣扎中被玩坏掉,很

能让人满足。

  肯定不会有人知道,关之琳的极限是六个高尔夫球,不过那次差点真的把她

玩死。克拉克这麽想著,又来到实验室。

  " 怎麽样?" 他问一个编号为D23K的实验员,然后往隔著玻璃的场地看

去。

  �麵的两张孕妇椅上,绑著两个赤裸的女人,黑发的亚洲女人。蒙著眼睛,

塞著口球,带著耳机,乳头上贴著两片连线的电极,张开的双腿之间,肉穴和菊

花都插两根巨大的振动棒,而阴蒂上则贴著和乳头一样的电极。

  随著外麵全息显示器上的电流波动,她们时不时的会抖上两下,或者呜呜叫

上两声。

  " 根据灌输的洗脑信息,最多还有三天,您就能得到两头完美的母狗了。"

实验员这麽说道。

  " 太好了,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试试了。" 克拉克看向两个女人的资料,一

个是香港的号称最美港姐的李嘉欣,而另一个则是大陆即将发行处女作,并在将

来有著甜歌皇后美誉的杨钰莹。

  看著两个女人笑容甜美的全息图,再看看�麵接受各种洗脑,并随时处在高

潮——玻璃后麵的李嘉欣颤抖了两下,一股尿液从肉穴中飙射出来,滴滴答答落

在了地上。

  " 真是让人愉悦啊。" 克拉克感歎了声。

  " 我不明白先生。" 实验员在旁边忍不住问了出来," 你们随时随地都可以

将她们变成性奴,为什麽还要用这种方法呢?" " 这麽说吧,D23K,等你攒

够了功勳,从生化人升格为自然人后,自然会明白乐趣在哪�。" 克拉克拍著他

的肩膀说道。

  " 知道了,先生。" 对方很明智的没有再多话。

  作为时空管理局娱乐时空分局的管理人员,除了玩玩女人,还能做什麽呢?

克拉克在心�歎了口气,再次看了看�麵的孕妇床上,被电流刺激著蠕动的肉体。

  再过两三天就能享受到这两具鲜美的肉体了。这些想著,他离开了实验室,

来到了这次回来的目的地。

  " 抱歉,我来晚了。" 克拉克走进会议室的时候,和外麵布置一样的,充满

科幻气息的椭圆形的会议桌前已经坐了不少人,22张椅子隻有少数几张空著。

  " 放心,还有人比你更晚。" 坐在带著申S标识前的中年男人如此说道,他

一副亚洲人的麵孔,事实上会议室�交谈的人们有白人有黑人,有非裔有亚裔。

  克拉克耸耸肩,做到了标识著乙B的位置上,而他的旁边,还空著的上首座

位上,标识著的是A甲。从这�就可以看得出,座位的主人肯定痛恨中国足球,

要不然,为什麽大家的标识都是天干地支在前,26个字母在后呢?

  " 听说他们将你从汤姆·克鲁斯的婚礼上招回来了?没将妮可·基德曼玩尽

兴?" 坐在对麵丙C位置上的白人男子此时笑著问道。

  " 希望不会是什麽麻烦事,这样晚上我还能干上," 克拉克耸耸肩," 不过

也没关係,以后的婚礼有的是,而妮可·基德曼也要在十年后才会和汤姆·克鲁

斯离婚呢。" 停顿了下,他随即又问:" 对了,别忘了,再有两年,戴安娜和查

尔斯的情况就被彻底踢爆,你别将她玩得太狠。" " 放心," 对方哈哈笑了起来,

" 我现在更喜欢玩其他王室的王妃和公主。" 他们就这麽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起

世界上那些知名女性,明星、名人、政要,哪个更好玩,直到几分锺后。

  " 抱歉,各位,稍微晚了点,有事耽搁了下。" 当先的看上去六十多岁的老

者走了进来如此说道,亚洲麵孔,并直接坐到了A甲的位子上。

  一起进来的白人中年男子,则做到了下首的丑L位置上,那个位置并不是固

定的,每次重要会议发起人才会坐那�。

  " 好了,先验证吧。" 明显是最高负责人的A甲这时挥了挥手,而早已停住

交谈的人们,和他一样将手放在了会议桌上。

  桌子翻起了蓝光,仿佛显示器一样在各人的座位上闪过无数字符,最后滴一

声,闪起了表示没问题的绿光。

  " 那麽接下来,由会议发起人丑L宣布议题。" 等所有人验证完毕后A甲随

即说道。

  丑L站了起来,对所有人点了点头:" 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抽空过来参加会议,

我直接说明主题,因为一次意外,我发现了我们时空管理局娱乐时空管理分局,

在管理上出现了巨大漏洞,有重生者目前已经在本时空生活了20年了。" " 什

麽?不可能!" " 怎麽会这样?开玩笑吧?" " 每个重生者隻要重生过来,都会

被我们发现的!" " 就算是婴儿重生,也不会超过7年时间。" " 所以,你想告

诉我们,有一个异常聪明的重生者逃过了我们的检测,并在这个世界顺顺利利生

活了20年?" 坐在辛H位置上的黑人男子总结般的不客气问道。

  但丑L不为所动,继续说了起来:" 我当时正在监督《教父3》的拍摄,当

然,是AV版的,一般都在正式版封镜后开始。索菲亚·科波拉在表演被几个人

轮奸的戏份时,我参与演出了下,然后她邀请我参加晚上的派对。在派对上,她

将他的朋友介绍给了我,似乎希望能帮帮他,出于直觉和谨慎,我用随身带的设

备扫描了一番,设备随即报警,表示他是一个重生者,而且还是以婴儿的方式重

生。" 他说著,手指在会议桌上挥舞了几下,全息文件图就显露出来,然后又是

几下,资料随即传递到了各人的麵前。

  " 该重生者名叫杜克·罗森伯格,于1970年出生,住在洛杉矶,由单身

母亲抚养,资产数千万,有家族曆史,在乔治·卢卡斯成名前就和其家族交好。

因为在杜克16岁让其独立,并自行解决生活费可以断定,是重生者在重生过程

中通过对位麵的干扰所诞生的。" 丑L如此说道。

  " 显然,这家伙在重生前心灵鸡汤喝多了。" 有人笑了起来," 隻有白领阶

层才会这麽做,真正有底蕴的老牌家族,根本不会放任独子自由选择,尤其还是

单身母亲。" 丑L的声音还在继续:" 我已经做了一个基本检测,包括梦境测试,

将来的发展等等,已经得到了过去20年的详细经曆,但对未来年份的观察没有

太远,95年后麵的更是跳跃式的片段收集,我认为你们需要先看看,所以没有

做太过详细的测试。" 于是所有人都开始阅读起麵前的全息图资料来,然后开始

窃窃私语起来,而且毫不掩饰语气中的惊讶、意外以及嘲弄" 各位,你们能相信

这是真的吗?" 看到中途,己F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," 一个重生者,1970

年出生,到现在1990年,20年时间一无事成?" " 这也算正常吧,毕竟小

孩子能做的事情很少,我记得负责监查工业係统那块时空的6局,似乎有个3岁

造鱼雷的例子,你难道希望在我们负责的娱乐係统的时空也来这麽一出?" 有人

懒洋洋的说道,似乎是在�杠。

  " 就算十岁之前什麽都做不了,十岁之后呢?离硅穀距离那麽近,又和卢卡

斯关係那麽好,找个会编程的人,製作几个小游戏,就算不拿大头,凭借版权也

能赚上几百万,不是吗?" 己F如此说道。

  " 那可不一定," �杠的癸J笑嘻嘻的继续追问," 谁能记得那麽多热卖的

游戏呢?" " 别的不说,《俄罗斯方块》总能记得吧?难道没人玩过消除游戏,

更何况83年的雅达利风波,怎麽都能唤醒一点记忆吧?" 己F一点动气的意思

都没有,这样的讨论在彼此之间也算正常。

  " 也许这位罗森伯格先生,在上一世隻是个痴迷电影的导演呢?哦,资料上

说他前世是一个努力上进烟火师,而且今生为了自己热爱的电影事业可是勤奋学

习20年,不仅大学成绩门门拿A,连……嗯……试验短片都拍两隻。" 癸J随

即又道,隻是那种嘲弄的味道不自觉的还是流露出了一点——当然不是针对己F

" 努力上进?为热爱的电影事业学习20年?用打四分卫的方式?还是用跑去客

串演员的方式?" 问话的是子K,而且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," 这家伙不知道做

一个出色的四分卫需要多少时间来训练吗?他想要做导演,以他设定的罗森伯格

家和卢卡斯家的关係,去做剧务助理,做场记助理,难道不比做演员能更有效率

的积累更多的导演经验吗?" " 这些都是小事," 己F这时摆了摆手," 就算他

一心扑在电影上麵,对这些都不知道,那麽,正如子K所言,他和卢卡斯关係很

好,为什麽不能利用起来?" 说到这�他摆正了姿势:" 我们都知道,一个出色

的导演,都必须要熟悉剧本,对吗?卢卡斯也好,斯皮尔伯格也好,都创作过剧

本。那麽这位杜克先生,有著充分的未来目光,为什麽不从小开始学著写剧本呢?

他脑子�有那麽多的概念,完全可以当练习一样写出来,然后拿去向卢卡斯请教,

如果在片场向那些编剧请教,然后一点一点的完善那些看过的剧本,还可以积累

自己的人脉,营造自己的名气。

  或许这积累不会太多,可高楼大厦不都是建造在坚固的基础上的吗?如果他

不想将剧本无望的投出去,大可以收藏起来,以便将来需要的时候随时能拿得出。

" " 就像安吉拉·梅森小姐的宝箱那样?" 有人当即问道。

  

返回继续阅读热门都市激情

都市激情
点击:7309-1509:38一次次的意外让我沉陷嫂子的裙下啊
点击:7308-2901:29搞别人的老婆滋味总是不一样
点击:14311-2706:08和邻居的老婆偷情
点击:13211-1621:31第一次搞人妻
点击:2601-1710:50美好的记忆
点击:24912-0716:48在自己家被上司狂干
点击:11812-0716:45警花三人组被奸计
点击:15611-2807:17在网吧被老板狂操[完][作者:撒旦]
点击:10608-3000:56在黑网吧狂干小紧逼90后收银妹子
点击:14312-0716:36人妻教师惨被邻居老翁凌辱
点击:8511-1621:25同比我大十多岁的女人做爱
点击:9608-2901:30妻子被别的男人内射
点击:17612-0716:56从被强奸到内射
点击:9208-2901:30性欲极旺盛的少妇
点击:7108-2800:27和老友的老婆出差
点击:12711-2808:08淫驴屯(超淫
点击:6911-1513:51第一次和水B做愛
点击:10511-2807:26黑色丝袜的诱惑
点击:14711-2808:14你老公好猛啊
点击:4801-1710:48那些进入过我身体里的男孩
点击:12012-0716:32难忘的一次陌生的性爱
点击:6908-3000:56KTV上了个处女陪唱
点击:10611-2706:13被老公的两个伯伯轮奸
点击:9612-0903:03娱乐圈的提线木偶们1
点击:8508-2302:40[人妻熟妇] 老婆在黑舞厅被人狂操
点击:11512-0903:10一级性奴
点击:6008-2702:38快乐公公及三个媳妇
点击:8908-2901:29当龟头插进姐姐下体的
点击:9512-0112:55高级病房的真正目的[完]
点击:16212-0716:56能干的女婿
娱乐圈的提线木偶们1,家里性生活视频,家里穴18p,家里养黑色的鱼好吗,家里养黑色鱼好吗,家里一家人性交
家里性生活视频-是一个以图片和视频介结成人影视男人爱看的成人影视,水中色激情综合网,亭婷五月强奸视频的网站,家里性生活视频男人都爱亭婷五月强奸视频上的内容。
TOP反馈